shadowsocks+v2ray+websocket tls代理配置笔记

之前曾经将自用梯子由单纯的ss升级为ss+v2ray,但随着墙的继续增高,这种模式被检测封锁的可能性也在增加。

目前最稳妥的方案是在最外面包裹一层Web反向代理,通过websocket转发到v2ray服务。这样甚至可以模拟一个真实存在的网站,其中隐藏一个网址作为梯子,暴露的几率大大降低。

本文是配置此方案过程中的笔记,为保证完整性,内容和前一次的笔记有部分重复。

 

基本需求:

  • 一台境外服务器,可通过SSH访问,操作系统Ubuntu 18.04或更高版本,root用户或有sudo权限;
  • 一个由Cloudflare管理的域名,如sulian.me。为梯子用的子域名如ss.sulian.me添加一条A记录指向此服务器IP。

[阅读全文]

7+

shadowsocks+v2ray配置笔记

前提:随着墙的增高,单纯的shadowsocks简单加密也越来越容易被检测和封锁,因此需要更强力的加密与混淆手段,避免流量被检测出来。

本笔记采用的是专用服务器+独立IP+shadowsocks+v2ray插件,不涉及在其他环境下运行的解决方案。

准备工作

  • 一台境外服务器,可通过SSH访问,操作系统Ubuntu 18.04,root用户(普通用户有sudo权限也可);
  • 一个域名(顶级或二级均可),添加A记录指向此服务器IP;

[阅读全文]

6+

如何创作一幅巨型拼豆

最近忽然喜欢上拼豆这个小玩意,随随便便用镊子和熨斗就能在现实中制造出像素艺术。把像素风游戏的角色搬到现实中来实在是太有趣了。

但只凭双眼分辨颜色也只能做出这种十几个像素尺寸的东西:(早期作品)

遇到更大的原图就犯了难,不仅颜色种类繁多而且尺寸远超出一块拼板,无论如何也没法一次性做完烫好,怎么办?

作为一个爱搞事的程序员,肯定不能在这种困难面前退缩。除了摆豆子的原始乐趣不能剥夺之外,其他一切都可以用代码解决。

[阅读全文]

3+

搬回来了

前一段时间我大概是头脑发昏,或者过度自信,或者是懒得维护多个网站。把自己手里的所有网站,包括已经下架的kanzhihu.com、这个用来收集脚本的funnyjs.com,全都放到了刚买回来不久的.me个人域名下面。从数据到脚本都迁移了过去。

结果低估了现在墙的进化速度,说了几句话触发了几个关键词之后就撞墙了。而且不是传统的IP屏蔽,是DNS污染,也就是在国外仍然能正常访问,但国内ping我的域名会随机分配到facebook和twitter以及几个国外IP地址,既能封锁我的网站,又能顺便DDOS一下境外反动势力,高。

用传统的换IP或换服务器似乎没办法解决了,之前尝试把域名迁回国内,但.me在北京不能备案,直接换dns的话,花了3~4天都切不回来,换句话说就是在根上把域名卡死了。那还能怎么办呢?当然就是认命了。于是我花了点时间把网站搬回了国内,启用了原先的funnyjs.com域名。至于墙外的那个网站就破罐破摔了,随便记点什么都好。

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,尤其是脚本代码的内容,都放在这个域名下。

21+

生命游戏模拟器

生命游戏(Game of Life),或者叫它的全称John Conway's Game of Life。是英国数学家约翰·康威在1970年代所发明的一种元胞自动机。
所谓元胞自动机其实是一种离散的状态机,即无数个独立的格子,每个格子处于某种状态,然后所有格子按照预先设定好的规律进行状态演化。格子们可以是任意维度、任意形状、按任意规律排布的。
而生命游戏就是最简单的元胞自动机之一——在二维平面上的方格子(细胞),每个细胞有两种状态:死或活,而下一回合的状态完全受它周围8个细胞的状态而定。按照以下三条规则进行演化:
1. 活细胞周围的细胞数如果小于2个或多于3个则会死亡;(离群或过度竞争导致死亡)
2. 活细胞周围如果有2或3个细胞可以继续存活;(正常生存)
3. 死细胞(空格)周围如果恰好有3个细胞则会诞生新的活细胞。(繁殖)
这三条规则简称B3/S23。如果调整规则对应的细胞数量,还能衍生出其他类型的自动机。

以上是对生命游戏这个概念的解释,而我2013年时为它编写了一个js版的模拟器,作为个人项目练习之用。具体解释和功能介绍详见知乎专栏:个人项目开发示例:生命游戏

这里只是为了放个地址方便访问。

点击打开模拟器

36+